行者文苑
首頁 開卷有益 思想感悟 文化漫談 史海鉤沉 人文筆記 人在旅途 人間•小說

輕裝騎行:安納普爾那大環線

2017-9-13 08:54 參與:9020 評論:0 來源:澎湃新聞 繁體

文 |馬特烏茲·艾莫沙莫; 編譯 | Deanna 

我癡迷高山騎行,熱愛那種感覺——在一整天令人精疲力竭的攀登之后,吃頓熱飯、用干裂的嘴唇對躺在身邊睡袋中的女友說晚安,然后躺倒在枕頭上,動一動全身關節就咯吱作響——這時我終于可以讓自己徹底放松下來。即使雙眼緊閉,我也能看見身前的石子路,看著前胎左右搖擺,努力保持平衡。我渾身疼痛,皮膚上沾滿塵土、防曬霜和汗水的混合物。但我感覺棒極了,我知道我身邊矗立著壯美的、終年雪白的山峰,而我只因決心騎行才得以窺見這樣的美景。盡管大腿酸痛、肺部缺氧,我仍感受到無法抗拒的歡樂,深陷其中。

輕裝騎行:安納普爾那大環線

海拔上升的很快,一路都是碎石搓板路,但這一切只讓騎行的樂趣有增無減。本文圖均為 Anna Poltorak & Mateusz Emeschajmer 圖

在高海拔停留越久,這樣的經歷就越輕松、也越令人愉快。我曾與女友安娜一起,花費數月時間征服印度喜馬拉雅山區的山口,最終抵達尼泊爾。我們瘦削的身軀適應了艱苦的環境,帶我們來到了出發前無法想象的美景之中。這其間爆發出的潛力已堪稱驚人,然而我們還希望能走得更遠。我們已經在亞洲騎行了很久,但我忽然想體驗輕裝上陣的感受。的確,騎著滿載的自行車馳騁幾千公里、在路上幾個月時間后,我們會忍不住贊美隨身攜帶的某些裝備是多么實用。然而我總是忍不住質疑,掛筐里那些沉甸甸的行李是否真的不可或缺?因此,穿越尼泊爾途中,我們終于抓住機會,以極簡主義的配置考驗自己。

輕裝騎行:安納普爾那大環線

穿過山間吊橋。

安納普爾那大環線!來到尼泊爾前許久,我們就聽過它的名字,聽聞過它炫目的奇景和棲居在那片渺遠而神秘的土地上的傳奇族群。這條路線始于低地,穿過更像是老撾或緬甸、而非尼泊爾風景的稻田和村莊,很快進入霧氣氤氳的亞熱帶叢林,而后,道路沿著巨崖蜿蜒,繼續穿越仿若瑞士風情的云杉和松樹林,最終進入壯美的典型喜馬拉雅地貌區,那里鋪滿裸巖與高聳入天的雪峰。我們從那些已有幸造訪喜馬拉雅地區的旅行者處得知,安納普爾那環線維護得相當好,沿途有許多餐館和客棧。不過,這條路最高點的海拔比我們曾騎行經過的每個山口都要高,何況它是小路而非公路,我們決不能輕視前方的挑戰。我們知道,這次騎行要想成功,就必須拋下絕大部分行李,只帶上最基本的生活必需品。好在下榻處空間充裕,我們得以留下行李、輕裝上路。我們的注意力回到了周圍環境上,能與這些巍峨山脈近距離接觸真是太美妙了,多少人年年歲歲夢想著攀登此間的群峰啊!但問題在于,安納普爾那山區每年都吸引著上千名登山者前來,我們還能在人群中充分享受自然嗎?這還能稱之為冒險嗎?

輕裝騎行:安納普爾那大環線

途經一處村莊,在堆放轉經輪的石墻前駐足。

那些柏油路上騎行的許多個日月里以為不可分割的東西,我們都與之一一告別,于是自行車輕捷得像是打了氦氣。登山加速忽然成了安逸的事情。我們松了口氣。原本勉強塞進掛筐里的裝備如今放在空蕩蕩的背包里,觸手可及。不過,一無所有騎行的真正好處,等到我們從貝希沙哈爾(Besishahar)正式進入安納普爾那大環線時才領略到:先前的柏油碎石路陡然變成土灰與卵石鋪成的野路,與主徒步道平行。幸而自行車的重量已減輕,即使最難的路段也能跨越。我們發現自己無需跳下車來、徒手推車上山,臉上不由得露出了微笑。環繞整個安納普爾那山域騎行時,我們騎過了許多座吊橋。起先我們還覺得吊橋無比驚險,后來卻將之視為最喜歡的娛樂:大多數吊橋都沒有看起來那么搖搖欲墜,有幾座橋甚至跟歐洲最好的騎行道一樣平緩。在查美(Chame),我們駛入步行道:四驅車會載著游客們沿環線攀爬至此,這就是他們的終點了,剩下的路途只能靠步行或騎車探索。幾段狹窄的道路緊貼懸崖,下方是狂野咆哮的河水。花崗巖山坡隨處可見,形似凝固的巖漿。牧場上牦牛馬匹成群;村落里的孩子們拿著弓箭玩耍。粉刷成白色的舍利塔下,老婦人們繞塔而行。

輕裝騎行:安納普爾那大環線

山間的祭祀活動,村民們頭戴傳統面具跳舞。

我們一路欣賞著自然奇景,抵達馬南(Manang)。馬南是一座高山小鎮,居民們世代生活在安納普爾那山影中。幸運的是,我們正趕上某個佛教節慶的高潮,親眼看見了喇嘛們的傳統舞蹈;鎮上居民都聚集起來,崇敬本地的神靈、瞻仰寺院的領袖。喇嘛們身穿千色綢袍,戴著惡魔的面具擊鼓奏樂,這一幕藝術與魔法的奇觀,在宏偉山巒的陰影中上演。馬南海拔超過3500米,我和安娜決定給身體些許喘息之機,前往環線最高點之前多儲備點紅細胞。客棧房間的窗戶正對著安納普爾那三號峰和剛嘎普那峰;清晨的陽光喚醒我們,我們看著山谷對面靜靜矗立的白色巨峰,目瞪口呆。休息兩天之后,我們又不免躁動起來,朝安納普爾那環線的最高點——托隆山口(Thorong La Pass)騎去。我們已經感受到了缺氧對身體的影響,但身邊壯麗的群山想必給我們增加了特殊的能量,讓我們堅持騎行下去,前往更高的地方。

輕裝騎行:安納普爾那大環線

朝著環線最高點托隆山口行進。

我們將身體驅入極限,從初步適應環境到攀爬山口之間只用了一個晚上,——多數人都要留出更長時間,讓肺部徹底適應稀薄的空氣。我們畢竟已經在高山環境中呆過幾個月,希望能夠因此適應得更快些。因此,登頂托隆山口的當日,我們早早出發,但比徒步登山的人們晚了一點,——我們不想跟許多人一起擠在路上,寧愿獨享群峰。然而開始的路程比我們想象得更艱難,我們不得不時常停下,讓自己喘口氣。我們開始懷疑自己:真的應該保持這么快的節奏嗎?或許我們該給身體多一點時間?在陡峭的山路上攀行幾小時后,我們抵達了海拔5100米的高度,此時安娜感到精疲力竭,向我打著手勢,表示她需要下山。然而我們距離山口不過兩公里遠,垂直高度也只有300米。我們需要根據環境和經驗迅速做出決定。幾小時前,我們曾經過托隆高山宿營地,那是登頂托隆山口前海拔最高的營地;萬一必須撤回,只要一小時就能回到那里。天氣很好,我們帶了充足的食物和飲水,而我的高原反應又遠沒有她嚴重——因此我們決定,最好還是先試著登頂,再騎車下山。安娜開始慢慢步行,她必須多喝水、當心高原反應的癥狀,而我獨自推著兩輛自行車,朝托隆山口前行。這可不是什么容易事,我先得把自己的車推上去,再下來推安娜的車,也就是說,我需要攀爬登頂兩次。

輕裝騎行:安納普爾那大環線

攀爬上5千米后,氣溫變化和高原缺氧讓我們不由得放慢了速度。

我們最終登頂時已經極度疲倦,但也極為興奮:海拔5416米是我們此生抵達過的最高處——竟然是騎自行車上來的!這是難以置信的成就。我們望向山谷對側的山峰,木斯塘(Mustang)王國就藏在群山背后某處;拍了幾張照片后,我們開始下山了。被冒險激起的腎上腺素逐漸消退,我漸漸想起了這兩天的所作所為:短短兩天之內,我們攀爬了近2000米,在沒有任何幫助的情況下抵達了這樣的高度,唯一的依仗不過是我自己組裝的自行車。我在關鍵時刻做出了正確的決定,于是得以親眼目睹這片絕美的、陽光照耀的山谷,而安娜正在我身邊。我感到驕傲、自由又感激。騎車下山的一路上,喜悅的淚水沿著我的臉頰滾落。我們的歷險總計不過兩星期,但每時每刻都無比珍貴,騎行的辛勞得到了充分的回報。即使在尼泊爾這片特殊的地域上,許多旅客也不敢相信在喜馬拉雅地區騎行的可能,然而我們堅持騎完了多半條安納普爾那大環線。我們嘗到了輕裝騎行的滋味,先前的負重騎行之旅在對比之下黯然失色。只攜帶生活必需品在高山間騎行——再也沒有比這更美好,更令人沉迷、又充滿動力的體驗了,我對此毫無疑問。

輕裝騎行:安納普爾那大環線

在崇山峻嶺間。

作者簡介:馬特烏茲·艾莫沙莫和他的女友安娜·波爾托拉克都是1984年出生的波蘭人,后移居奧斯陸。馬特在挪威開了一家繩索技術公司,同時也是一名工業攀登專家。馬特在學校期間就渴望旅行,他在歐洲各地搭便車,又在間隔年期間前往新西蘭、澳大利亞和東南亞。安娜讀書時曾在歐洲旅行,并在意大利居住。2012年4月,他們決定前往亞洲,自此就在這片大路上騎行。個人網站:gettingnowhere.net

輕裝騎行:安納普爾那大環線

[責任編輯:語燃]
收藏|分享 分享到:



最新文章

回頂部 时时彩一天赚50元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