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內國際線路視界山巖旅游業界

搜索

這些年,誰在清理珠峰的垃圾?

登山頻道|2018-3-26 10:10

來源:澎湃新聞|3687人參與|0評論

字體: 繁體 打印

  一年一度的珠峰登山季已經開啟,然而與往年不同的是,今年珠峰南坡為迎接即將到來的逾40支探險隊準備的歡迎儀式,是一場史上最大規模的春季大掃除。自3月15日起,珠峰污染物管理委員會(Sagarmatha Pollution Control Committee,簡稱SPCC)攜手尼泊爾塔拉航空及來自珠峰周邊村莊的志愿者,以回收總量100噸垃圾為目標,對這個全球最高、最大的垃圾場進行了地毯式清洗。

這些年,誰在清理珠峰的垃圾?

  珠峰登頂途中俯首皆是的風景。本文均為 資料 圖

  珠峰垃圾遍地,幾條經典線路的污染程度令人作嘔,早就不是新聞。1964年盧卡拉機場在埃德蒙·希拉里集資下建成后,從盧卡拉通往珠峰大本營的徒步路線很快變得流行,沒過多久,這里成了游客與當地人口中的“衛生紙道”。從1990年代初開始興起的珠峰商業登山活動不斷升溫,導致登山者來到探險活動最密集的地帶,包括以希拉里臺階為代表的死亡區,隨時隨地可以見到各種棄之不用的登山設備與生活垃圾。

  根據聯合國環境規劃署提供的數據,自上世紀50年代首次有登山者進駐珠峰以來,共有超過140噸垃圾被留在了這里,它們來自一代又一代登山者的“贈予”,在每一個登山季沉淀累積,逐漸擁有了今日的規模。也因此有探險者宣稱,只有當一個人真正走在通最高海拔的道路上,走在各式各樣被遺棄的登山工具、食品罐頭、酒瓶之間時,他才會明白那座由遠處看到的,由巖石、冰塊構成的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始頂峰,不過是幻覺。

這些年,誰在清理珠峰的垃圾?

  等待回收的廢棄氧氣瓶

  近二十年來,全球氣候暖化,讓曾經被冰層覆蓋的廢棄物無從遁形,也讓珠峰垃圾堆積的嚴重性日益受到重視。無論是在南坡還是北坡,都出現了一系列由政府組織或由地方登山隊牽頭的垃圾清運活動。1997年春,西藏登山協會在珠峰北坡發起首次清掃,針對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遺留的氧氣瓶及生活垃圾進行重點清理,以此為起點,之后的每一年都會舉辦類似主題的活動,由登山協會或公益團隊主導,邀請中外登山隊員、民眾及志愿者參予,目前已形成珠峰北坡規律、常態化的環保力量。

  相比北坡,南坡雖然更早就有環保意識,并在1991年成立了非營利性的廢棄物管理機構SPCC,但因該機構依賴于珠峰國家公園撥款,受制于攀登者人數激增及垃圾回收成本高昂的現實,而遲遲未能交出令人眼前一亮的成績單。反而是珠峰生態探險隊(Eco Everest Expedition)在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和國際山地綜合發展中心資助下展開的活動,更具社會影響力。據不完全統計,自2008年以來,珠峰生態探險隊已經完成了超過13噸垃圾清運工作。

  2011年,尼泊爾政府聯合多個公益組織在珠峰南坡發起的清掃行動規模空前,該活動持續了一個多月,參與者包括29名經驗豐富的登山者、65名當地背夫和75頭牦牛。登山者與背夫們不顧危險地攀登至海拔8000米以上地帶,以每人單次背負約15公斤垃圾的速度,收集了近8噸重的垃圾,后運送到海拔3440米的小鎮切巴扎集中。

  2014年,SPCC實施新規,強制要求每支經尼泊爾前往珠穆朗瑪峰探險的隊伍支付4000美元的垃圾清運保證金,按照規定,只有登山者將所有個人產生的垃圾帶回并處理妥當的情況下,保證金才會退回。同時,每位登山者還需在下行途中攜帶額外的8公斤垃圾——這8公斤相當于每人在單次攀登過程中產生的排泄物重量。

這些年,誰在清理珠峰的垃圾?

  一位名叫德罕·巴哈杜·班尼亞(Dhan Bahadur Baniya)的巡邏員受雇于SPCC,在盧卡拉附近村莊和游客常去的徒步線路上撿拾垃圾

  根據粗略統計,每年進出南坡珠峰大本營的游客總人數為7萬到10萬之間,因大本營所在的海拔5300米以上沒有任何廁所,導致每年約有近12噸人類排泄物留在珠峰。在絕大多數情況下,它們堆積多年也無法被降解,一旦冰雪消融,還會污染當地的水源,只能依靠有限的人力扛下山。

  SPCC雖然要求登山者使用隨身攜帶的垃圾袋收集排泄物,但事實上能夠照做的人寥寥無幾,尤其是在高海拔上攀途中,幾乎所有人都會選擇在雪地里如廁,之后簡單加以掩埋。一位SPCC工作人員曾向外媒表示,SPCC作為監管機構提出的要求或許看似苛刻,但事實卻是登山愛好者們總是粗心大意,即便帶著垃圾袋,也一樣會留下各種垃圾。“以每人每天上山攜帶6升水計算,僅廢棄的礦泉水空瓶數量就足夠嚇人了。”

  對于排泄物清理,SPCC目前選擇的方案是請背夫鏟出已經擁有石塊外表的堅硬糞便,一筐筐地徒步運送至最近的村莊,之后倒進坑道里,加以數年的分化,慢慢脫水分解。

  至于罐頭盒、酒瓶等生活垃圾,以及廢棄登山用品的處理方案就要簡單得多,它們將會被分類為可燃、不可燃兩種,前者就近選擇村莊統一焚燒,后者由背夫、牦牛送到盧卡拉機場,隨貨運班機返回加德滿都。

這些年,誰在清理珠峰的垃圾?

  前往盧卡拉機場的牦牛隊伍

這些年,誰在清理珠峰的垃圾?

  等待上機的垃圾袋

  “我們與塔拉航空簽署了一份為期三年的合同,他們愿意提供助力,免費搬運這些垃圾,對開展南坡的清理工作而言,這是一個很大的承諾。”SPCC的工作人員瑪雅·夏爾巴(Maya Sherpa)解釋說。

  塔拉航空公司在2016年協助SPCC完成了4噸垃圾的空運工作,去年增加至11噸,而今年航空公司的目標是在去年基礎上再翻一番。

  在加德滿都機場,還有一個受雇于廢品回收公司Blue Waste To Value的工作小組,隨時準備接受空運來的垃圾,并將其轉移到17公里外位于巴闊特地區的工廠。在那里,工人們把各種番茄醬瓶、啤酒罐、氧氣瓶、破損的帳篷以及爐灶,做進一步分類和處理,再度出售給相應的回收公司。

這些年,誰在清理珠峰的垃圾?

  Blue Waste To Value工廠分類、打包后的塑料空瓶

  本文部分信息來自于夏爾巴高山探險(微信公眾號:sherpakhangri)《誰在清理珠峰的垃圾》一文,原文譯自《尼泊爾時報》,作者Sonia Awale,編譯小迪。

微信掃一掃
微信掃一掃
北風的微信
支付寶掃一掃
  • 珠峰 登山 垃圾
  • 行者物語 責任編輯:語燃
  • 分享到:
    相關閱讀:
    熱點新聞
    人文地理
    經典線路
    環球地理
    戶外課堂

    行者物語官方微信
    官方微信
    北風的微信
    總編微信
    行者物語投稿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在線投稿
    © 2011-2017 行者物語網(xzwyu.com)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时时彩一天赚50元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