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者文苑
首頁 開卷有益 思想感悟 文化漫談 史海鉤沉 人文筆記 人在旅途 人間•小說

一頭特立獨行的牛(輪回)

文 / 北風2018-8-31 14:24 參與:559 評論:0 繁體

一頭特立獨行的牛

□文/ 北風

題記:我們往往基于一個念頭而遠走他鄉,殊不知在思想的大樹上,終將結出千百個不同的果實,共成一個夢想。

1.逃出生天

妞妞的相親又以失敗告終,先不說她的心情,農場主付出的人力物力,足以讓他們對這頭母牛產生非常不友好的看法。聰明的妞妞及時捕獲了這一危險信號,她知道,如果自己再不能懷上孩子,老板很可能會安排那個戴白手套的家伙帶來刑具。

返回牛棚的路上,妞妞無精打采,放眼望去,同齡的母牛都大大的肚子,有些帶著幼崽,孩子們歡快奔跑、跳躍。妞妞并沒有感受到屬于一個母性的憧憬或樂趣,相反,妞妞隱隱覺得,這群可憐的母牛成了生育的工具,她仿佛沒有遺忘百萬年來基因中所沉淀的自由。這種思想就像一根返祖的苦黃瓜,從一開始,就決定了妞妞不同尋常的人生。

“老爹,今天吃的啥啊?”妞妞回到自己的棚里,轉頭朝隔壁發出聲音。

“不知道。”妞妞隔壁住的是一頭黃牛,老態龍鐘。老爹的出現是一件頗意外的事情,像他這種年紀,妞妞想象不出繼續存在的價值。當然了,活著的唯一意義就是存在,不過老板不會這么認為。老板會把不繁殖的牛統統帶走。

老爹是一頭耕牛,不像妞妞,渾身的肌肉組織在歲月的磨礪下顯得格外壯實,尤其脖子上那塊,長久的農耕生活,賦予老爹一種偉岸的氣場,讓人不由自主的心生尊重。

要是在以往,老爹一定會告訴身邊這位姑娘,今天吃的是高羊茅,或黑麥草,又或者是麥秸稈拌麩子。悄悄的說,老爹尤其喜歡麥秸稈拌麩子,不過今天的食物他叫不出名字。妞妞也叫不出名字。口味怪怪的,吃完感覺每根汗毛滋滋抖動,渾身有勁兒。

這是一種新型合成飼料,是現代工業的最新成果。不過妞妞和老爹并不懂,也不需要懂。

“孩子,現在可不比以往了。”老爹年近八十,他一邊咀嚼食物一邊說。這樣的年齡已經很少再有什么能引起他的興趣了,只是老爹覺得,身邊這頭姑娘天賦迥異,他曾偷偷用八十年的光陰編成一張網,試圖搜羅出妞妞的不同尋常,最終一無所獲。老爹很奇怪,但這種奇怪很快就又趨于平靜,畢竟,他不能解釋的東西太多,像這尋常的三餐,他已經叫不出名字了。

農場極具秩序的生活以及它龐大的運作程序,消磨了老爹的好奇心,同時也磨滅了其他更多牛的意志。他們懂得農場主賦予的優勝劣汰,他們見過太多不被認可的殺戮。每個人都知道,深夜遠處傳來的哀嚎,那是一場精心策劃,時時提醒著這群溫順的母牛,不能懷孕,就不能產奶,不能產奶的,就會被轉移到兩百米外的暗室里。那個暗室的名字叫:肉品生產中心。

妞妞根本沒有聽見老爹那喃喃自語的聲音,她覺得肚子隱隱作痛,像千百個蟲子在噬咬。妞妞無心理會,她在構思一個計劃,一個逃生的計劃。

她知道,這個農場還有一種生物,豬,而豬的家就在隔壁,在那豬圈北邊有一棵槐樹樁,可以推倒它,當成攻城錘突破鐵絲網。因為從來沒有動物試著逃脫,那圍墻弱不禁風,不堪一擊。況且看門的家伙最愛偷懶,夜里十二點以后,都在睡覺。即便被那瘦小子發現了,又奈我何?且看老娘彈他個十八滾。

晚上第二餐過后(因為食物充足且易于消化,牛們已經不再反芻了),九點三十五分,燈熄了。妞妞心砰砰跳動,她抬頭望了一眼老爹,老爹安靜地躺在那,想必已經睡著了。

明月朗朗透過屋頂斜照地面,微風撫過,妞妞閉著眼睛——她強掩內心的激動,一場自由的革命,將由她展開。

2.一場邂逅

我們需要明白,這世界速度最快的不是獵豹,因為獵豹只能局限在塞倫蓋蒂平原;也不是尖尾雨燕,它也僅僅活動在北方天空。始于兩千多年前的賽馬也出現了錯誤,在這種種競技中,還有一種速度未被我們發覺——一個被釋放的理想。

妞妞馳騁在山野、平原,風在耳旁疾馳,廣袤大地和無限天空都難以捕捉她迅捷的身影。

森林遠去,溪水像風中之沙消失無蹤,她驚奇于自己的改變,天空、大地、海洋都在她煥發的氣概里相形失色。妞妞不知道奔跑了多少公里,尤為痛快,且不覺累。太陽就要西下的時候,妞妞來到了一個小鎮。此時,妞妞覺得口干舌燥。

天色漸暗,風油然吹起來,裹挾沙子打在臉上。街道昏黃的路燈點亮,三兩人群很快消失在兩旁的建筑里。妞妞突然懼怕起來,兩腿變得異常沉重,暗夜像一個深淵,從四面八方襲來。她緩緩向一家餐館走去。

走進餐館,妞妞坐在一個靠窗的位置,店員給她端來了熱水。

妞妞有一種奇怪的念頭,她不知道自己該對站在身邊的店員說些什么,有一股熱氣堵在喉嚨,她一時說不出話來。她焦急地看著店員,眼睛里竟然浸滿了淚水。店員一驚,隨后沖妞妞善意一笑,便轉身走開了。

“今夜沙塵暴將以前所未有的勢力襲來,請盡可能待在家中,以免遭受傷害……”

“沙塵暴影響面積極大,持續很長,請盡可能備足食物和水……”

 “地宇農場正處于這場沙塵暴的中心,不過他們已經做好了準備,飼養的動物絲毫不會受到影響……”

妞妞全身一顫,她膽怯地盯著電視屏。牛群被擠壓在密不透風的建筑里,肉品生產線上充斥暴力與血腥;奶牛被捆綁在鐵欄中,乳頭連接著機器不停地抽奶。大批飼料通過傳送帶運往農場,自動駕駛卡車卸下飼料,再從生產中心裝滿食品,朝遠處的城市奔去。

“我們的動物被保護的很好,在這場風暴里,您可放心享受我們持續不斷的食物供給。”電視中,一個衣著整潔的男人微笑著,溫和地說:“

在亞馬遜地區,我們已經征收了90%的砍伐土地,以用來牧牛或種植飼料;在全球,我們已經實現了70%的農地、30%無冰地表面積用于畜牧業;谷物產出40%給牲畜食用,全球富含蛋白質的大豆有85%用來喂養牛只和其他動物。農業用水占總用水量的70%,我們保證其中大部分用在生產肉類……”

妞妞覺得一陣眩暈,她沒有動桌子上的水杯,而是轉頭望向窗外。偌大而厚實的玻璃把妞妞與黑夜分割開來,風沙漩渦一般在玻璃窗上扭動,沙子在強壓力下相互擁擠、分散,像要逃離漆黑的夜與風的蹂躪。

“嗨,你怎么不吃東西啊!”

妞妞一轉頭,發現一個男孩兒站在自己身旁。那男孩兒大約十二歲,頭發整潔,面龐清秀,脖子上圍著條紋圍巾,戴著一雙咖色棉布手套。他正微笑著看著自己。

妞妞覺得內心一暖,微微動了動嘴唇,像是要說什么。但她沒有說話。

“你是一個人嗎?我怎么從來沒見過你呀。”男孩兒繼續說,見妞妞只是望著自己,就順勢坐在了對面的位子上。

屋子里的吧臺前聚集著三五人,他們三兩各自說話,不時拿手里的酒杯相互碰觸,然后高聲笑著。一旁的餐桌旁還坐著幾個正在進食的人,還有兩個孩子在旁邊嬉戲玩耍。餐廳的背景音響里播放著貝多芬的《第一交響曲》第二樂章。屋子籠罩在一個輕柔的旋律中。

“你是不是不想呆在這啊?”小男孩兒繼續問,伸出腦袋,把臉朝妞妞靠近了些。

妞妞點點頭。

“那好,跟我來,我知道一個地方,你一定喜歡。”

小男孩兒迅速站起身,脫下右手手套,伸手拉著妞妞的手。妞妞覺得這個男孩兒身上有一種特殊的安全感。她站起身,跟著他。

小男孩兒拉著妞妞,穿過餐廳內側的走廊,朝后院的廳房走去。

3.輪回

橘色燈光把走廊照亮,妞妞被那男孩兒拉著,穿過走廊,推開一扇紫檀木門,進入一個偌大的廳房中。

“媽媽,我們來客人啦。”小男孩兒松開妞妞的手,一進門就高聲嚷著。

房子中央放著一組實木沙發,地上鋪著短絨地毯,中央一組吊燈發出明亮但不刺眼的光,把屋子照亮。

一個中年婦女從沙發上站起來,不長的頭發盤在頭頂,顯得溫和、知性。

“快進來啊,來,請坐!”那小男孩兒的媽媽輕輕拉著妞妞的手。妞妞坐在對面的沙發上,小男孩兒坐在妞妞內側的沙發上。

“這是我媽媽。”小男孩兒看著妞妞,輕輕說。“不用怕,她對人很好的。”看妞妞緊張,他又補充了一句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小男孩兒媽媽溫和地看著妞妞,用一種難以抵抗,又充滿愛意的聲音說。

妞妞看了看她,說:“我叫妞妞。”言罷,妞妞看著那小男孩兒,說:“你呢,叫什么名字?”

小男孩兒正側身看著妞妞,忙說:“我叫小明,明天的明。”

小明開心地看著妞妞。

“好吧,那我就叫你明明吧。”妞妞說。

“嗯。好呀。”

此時,小明媽媽起身,安排側邊站著的一個人什么。并說:“妞妞,你和明明在這玩兒吧,就像家一樣。”她滿眼暖意地看著妞妞,“一會兒食物就準備好了,你們就在這吃吧。”

“嗯,媽媽你不用管了,你去忙吧。”小明大聲說。

“好的,謝謝阿姨。”妞妞站起身說。

言罷,小明媽媽就出去了。此時,屋里就剩小明和妞妞兩個人。

小明站起身,一屁股坐在剛才媽媽做的位置上。此時,他儼然成了房子的主人。妞妞也因小明媽媽的退出,略顯自在起來。

“妞妞,你相信輪回嗎?”小明一本正經。

“不相信!”妞妞靠在沙發上,淡淡說。

“我問你一個問題,你給我解釋一下吧。”小明嘿嘿笑著。

“啥問題呀?”妞妞一臉疑惑。

“你說,為什么我第一眼看見你就覺得眼熟呢?”小明竟然壞壞地笑著。

妞妞白他一眼,沒有搭理他。

“妞妞,快告訴我吧。”

妞妞看著小明,一臉不屑。說“這叫眼緣,不叫輪回,好吧。”

“那,眼緣是啥?”小明說。

“眼緣,就是,就是看著不討厭。”妞妞想了想。

“為啥會看著不討厭呢。我們又沒見過面。你說奇怪不?”

“嗯,眼緣大概源于基因吧。”

“很可能是,基因里藏著一個東西,讓我們有眼緣。”小明如獲至寶。“可是,基因里藏的這個東西,是什么時候開始藏的?”他又說。

妞妞靜靜地看著眼前的這個男孩兒,突然對他有種好感。這種好感從胸口油然而生,填滿了她全身。妞妞猝不及防。

“大概很久很久以前吧。”妞妞輕聲說。

“我知道了!很久以前,就是前生!”小明興奮地嚷著。聲音充滿整個屋子。

此時,大門慢慢打開,兩個傭人端著食物走來。小明和妞妞都不說話。

他們走到屋子中央,在桌子一角一按,原來的茶幾上竟然出現高矮適度的餐桌。傭人把餐具擺上,食物放好,就下去了。

屋里重又回到小明和妞妞兩個人。

“妞妞,快吃飯吧!你一定餓了!”小明說。

妞妞頓覺強大的餓意襲來,有種咀嚼食物的沖動。可又不太想吃東西。這種矛盾的心態左右著她。不過聽到明明的話后,她還是拿起來叉子,右手拿起刀。

小明也拿起刀叉,切了一塊牛排,填進嘴里。

“不但我們自己有著前生,每個人都有前生。”明明吞下一口食物,大聲說,仿佛如獲至寶。

“當然。”妞妞說。

“不是。我是說,如果基因里有個東西,是前生,或者前前前生留下的東西,那么一定不是我們人才有的。所有東西都有。”小明說:“所有動物都有前生!”

小明睜大眼睛,看著妞妞,仿佛在等妞妞的確認。如同發現了一塊遠古化石,他卻不能確認究竟是石頭的紋絡,還是生命延傳的奇跡。

妞妞一驚,她看著明明。她不能否認,眼前這個男孩兒說的是對的。妞妞把刀放在牛排上,輕輕切下來一塊,用叉子叉著。

她靜靜的,好像若有所思。

“你想呀,前生我們又不會只遇見一個人,我們肯定像這輩子一樣,會遇見很多東西。太陽,風,綿羊,小草,各種各樣的人啊。他們都在我們的基因里。

一定是這樣!這就是我們的前生。而我上輩子,一定見你比較多啦。所以才有眼緣,看你眼熟。”小明又切了一塊牛排,塞進嘴里。臉上流露出滿足的笑容。

妞妞看著他,感受到了他的聰慧。是的,他解開了一個迷。眼前這個男孩兒,妞妞開始用一種欣賞的眼光看待。

眼緣,來自前生。好感,源于基因。

我們也解開了恐懼和死亡。解開了新生的意義。因為我們的每一次見證與付出,期望與擁有,都來自于基因在千萬年中不停的呼喚和持續的沉淀。

妞妞面帶笑容,輕輕把牛排放進嘴里。

2018.8.31 拉薩

『特立獨行系列』:

一只特立獨行的鴨

一只特立獨行的雞

一只特立獨行的狗

一只特立獨行的豬

一只特立獨行的蝸牛(迂回)

[責任編輯:語燃]
收藏|分享 分享到:



最新文章

回頂部 时时彩一天赚50元公式